娱乐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奇闻异事 >

朱元璋一生都在提防张无忌,背后啥原因?

字号+作者:redadmin 来源:奇闻异事 2020年05月18日

今天给咱们准备了明朝的故事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 在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主角张无忌贵为明教教主,是全国榜首高手,却被手下小卒朱元璋所暗算离间,毕竟心灰意懒,主...



今天给咱们准备了明朝的故事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在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主角张无忌贵为明教教主,是全国榜首高手,却被手下小卒朱元璋所暗算离间,毕竟心灰意懒,主动辞去了教主之位,这剧情可谓奇幻,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此事。

张无忌在江湖体系如虎添翼

1

咱们先来说说张无忌,他是武当五侠张翠山和天鹰教魔女殷素素的爱情结晶,是明教护教法王金毛狮王谢逊宠爱的义子,是白眉鹰王殷天正的外孙,是武林威望张三丰最关怀的徒孙,甫一诞生就带有融合正邪的传奇色彩。待到张无忌长大后,这种身份和血缘,使他成为和谐明教和六大门派敌对的仅有人选。

在明教世人眼中,张无忌甘受灭绝师太三掌,是救下五行旗的救命恩人;他又在亮光顶勇斗成昆救下全部高层,一人力敌六大门派,挽救明教于水火之中,对世人有活命之恩,更兼张无忌与两位法王沾亲带故,与亮光左使的闺女青梅竹马,还练成了护教神功。

所以,明教全部的实力派,如天鹰教、五行旗、五散人、杨逍、韦一笑等,或是认同张无忌的身份,或是受过张无忌的恩惠,都诚意实意地推举他做教主。而且在张的统御下,各方总算有托言间断架空,抵达了一个美妙的平衡。

于明教而言,张无忌便是血缘、法统和劳绩三合一,受万众支持的三十四代教主,在教内享有极高的认可度和方位。

在正途世人眼里,张无忌就任明教教主之后,先驰援武当山,获得正途泰山北斗张三丰的欣赏,从头认证了武当子弟的身份,激活了明教与武当的战略协作联络;他又在万安寺波折了蒙古朝廷的狡计,将六大派全部首领人物救出,并仰仗救命之恩,从头调停正邪恩怨,强调了两头首要敌对应在“抗元大业”上。更兼之,张无忌还屡次对六大派首领以德报怨,获得过少林神僧的欣赏,挽救过丐帮的事务,是武当六侠的子侄,是峨眉派未来掌门的心上人……于六大派和武林正途而言,张无忌便是侠义道中结盟抗元的首倡者,是江湖中无冕的武林盟主。

朱元璋一生都在提防张无忌,背后啥原因?

张无忌在江湖体系里混得风生水起

而且张无忌并非高高在上的傀儡。首要,他兼修了武当绝学太极拳和太极剑、少林绝学九阳神功、明教教育六合大移动和圣火令武功,被少林神僧赞为“全国榜首高手”,有必定碾压的武力。

其次,明教抗元起义的“大项目”越做越好,兵强将勇、军士日众,现已不能用简略的武林门派来描绘。明教义军将领大多在教内方位不高,却因为抗元作业,成为明教内一股新式的实权实力。而张无忌则跟这几个底层的项目负责人,联络都很好,与大将常遇春是结义兄弟,与名将徐达互相欣赏,被小明王韩林儿敬若神人……从明教起义军在濠州城对张无忌的反映来看,对教主实属诚意支持。教主之影响力,渗透至底层下沉项目,可谓深远。

终究,张无忌有亮光左使杨逍对他的必定忠心,这使他对明教世人可以抵达使臂使指。

杨逍是明教中兼资文武的大才,武力逾越四大护教法王,文学上著有《明教撒播中土记》等。在明教四分五裂之时,他署理教主,带着六合风雷四门,维持着教中日常,使明教一贯可以和六大派等量齐观,可谓才略非常。只可惜杨逍性格孤僻、独来独往,也不善宣传,以致于在明教平分缘奇差,自己贵为一人之下的亮光使者,却连方位不高的五散人都理不顺。再加上杨逍擅于建言划策、运智铺谋,天然生成一个二把手性格,只需紧紧抱住张无忌,仰仗张无忌的信任来获取权力和方位,才华发挥自己的生平志趣和策划。

在获得张无忌的许多授权后,明教总坛直属单位“五行旗”在杨逍地调教下,焕宣告战无不胜的战斗力,在“屠狮大会”表演武威震武林,再加上同属明教总坛的六合风雷四门,只需张无忌在这种力气的保护之下,无论正邪各方实力均不可能对明教教主进行逼宫或许突袭。

杨逍冷笑道:“响雷雷火弹虫篆之技,何足挂齿?既奈何不了武当二侠,自亦奈何不了武当嫡传的张教主。你们峨嵋派凭仗器械要强,且让你们智慧智慧我明教的器械。”左手一挥,一个白衣童子双手奉上一个小小木架,架上插满了十余面五色小旗。杨逍执起一面白旗,手一扬,白旗落在广场中心,刺进地下。

群雄见那白旗连杆不到二尺,旗上绣着个明教的火焰记号,不知他闹什么玄虚。便在此刻,杨逍死后一人掷出一枚火箭,急升上天,在半空中散出一道白烟。

只听得脚步动态,一队头裹白布的明教教众奔进广场,共是五百人,每人弯弓搭箭,嗖嗖动态,五百枝长箭整整齐齐地插在白旗周围,排成一个圆圈,正是吴劲草统率下的锐金旗人众。群雄未及喝彩,锐金旗教众已拔出反面标枪,抢上十几步,挥手掷出,五百支标枪一齐插在箭圈之内。世人跟着又抢上十数步,拔出腰间短斧。群雄眼前光芒闪耀,五百柄短斧呼啸而前,砍在地下,排成一圈。短斧、标枪、长箭,三般兵刃围成三个圈子,各不相混。任你武功通天,在这一千五百件长短兵刃的夹攻之下,霎息间便成肉泥。

锐金旗当年在西域与峨嵋派一场恶战,损折极重,连掌旗使庄铮也死在灭绝师太的倚天剑下,这往后痛定思痛,排了这个战无不胜的形式出来。近年来明教气势大盛,五行旗各旗相应扩展,锐金旗下教众已有二万余人。这五百名投枪、掷斧、射箭之士,乃从二万余人中精选出来,武功本已有恰当根柢,再在名师指点下练得年余,已成为一支可上战场、可做单斗的劲旅。五行旗隶属于明教总坛,不归朱元璋、徐寿辉等指挥。

——《倚天屠龙记·全国英豪莫能当》

由此观之,张无忌便是一个有着许多先天优势的强者,集教权、军权和江湖方位于一身。只需他淡化与寄父金毛狮王之间的联络,再景色迎娶峨眉派掌门周芷若,获得江湖正途的进一步认可,便可正式领导抗元大业,集结各方的资源,去驱逐鞑虏、兴复汉室,让明教的圣火播撒遍大江南北,彻底应了书中的那句话——

那时分啊,教主做了皇帝,周姑娘做了皇后娘娘,杨左使和彭大师便是左右丞相,那才叫好呢!

但是张无忌没有这么做,他毕竟是一个侠义人物,而不是一个政客。在爱情上,他选择了更中意的蒙古郡主娘娘赵敏,没有违背自己的良知,却无形中削弱了自己领导抗元大业的合理性;在江湖事务上,他选择找到谢逊,并帮着谢逊给武林人士清账还债,让许多正途人士较为不爽。终究张无忌被朱元璋所阴,失掉韩林儿,还对徐达等人发作误解,他也没有通过自己的武功和权力,把这些部下统统摧残,而是心灰意懒选择了退出。

江湖之外才有朱元璋的方位

2

反观书中的朱元璋,与张无忌比较可谓“寒酸”,出场时仍是个被人调笑为风流快活和尚的明教底层弟子,连成为这一群“寒酸抗元小分队”的领头,都只是因为年长而被人引荐。

终究是个和尚,容颜非常丑陋,下巴向前挑出,犹如一柄铁铲相似,脸上凹凹凸凸,甚多瘢痕黑痣,双目深陷,炯炯有神。徐达道:“这位朱大哥,名叫元璋,眼下在皇觉寺落发。”花云笑道:“他做的是风流快活和尚,不爱念经拜佛,整日便喝酒吃肉。”

……各人越说越气愤,破口大骂鞑子害人。朱元璋道:“咱们在这儿千贼万贼的乱骂,又骂得掉鞑子一根毛么?是有节气的汉子,便杀鞑子去!”汤和、邓愈、花云、吴氏兄弟等齐声叫了起来:“去,去!”

徐达道:“朱大哥,你这劳什子的和尚也不必当啦。你年岁最大,大伙都听你的话。”

——《倚天屠龙记·当道时见中山狼》

直到过了数年,张无忌成为明教教主之后,大会群雄于蝴蝶谷之时,这时的朱元璋也只是五行旗的一名一般弟子,并无任何身份和头衔,也未见有任何新属下。

午后属下教众报道:“洪水旗旗下弟子朱元璋、徐达诸人求见。”张无忌大喜,亲自迎出门去。朱元璋、徐达率同汤和、邓愈、花云、吴良、吴祯诸人必恭必敬地站在门外,见到张无忌出来,一齐躬身行礼,说道:“参见教主!”张无忌常常念着那日徐达奋身相救之情,见到世人,喜之不尽,当即行礼,左手携着朱元璋,右手携着徐达,同进室内,命世人坐下。世人告了罪,才行就坐。

——《倚天屠龙记·举火燎天何煌煌》

可以说,以朱元璋的身份和武功,在武林体系中论资排辈,穷其终身故步自封也就升到个香主,连正负掌旗使都做不到,这种身份无论如何使狡计,也不会对张无忌发作挟制。而明教的“抗元起义”的新项目,给了朱元璋鼓起的机遇。书中到濠州城情节的时分,明朝义军现已“在淮泗一带闯下了好大的地盘,隐然已成为明教在华夏的总坛”,而朱元璋也是这个大项目的首要负责人之一。

朱元璋一生都在提防张无忌,背后啥原因?

朱元璋的江湖形象

马景涛版《倚天屠龙记》剧照

在此之后,朱元璋总算窥见了张无忌性格中的缺陷,找机遇杀死韩林儿,再离间张无忌与徐达和常遇春的联络,使得张无忌心灰意懒,主动辞去了明教教主的方位。而张无忌一去,继任者杨逍纵使有天大的才华,只苦自身没分缘也没支撑,总算让朱元璋逆袭成功,夺得明教教主之位。

书中张无忌和朱元璋的故事,讲到这就算告一段落了,许多版《倚天屠龙记》的影视剧都觉得意犹未尽,纷乱加上了朱元璋当了皇帝之后,仍然对武功特别的张无忌以及反面的江湖实力心存忌惮的情节。而前史上真实的朱元璋上位,远比书中要高低,即位后关于各种宗教实力的忌惮,也都真实存在。可以说,朱元璋终身都在防备“张无忌”。

白莲教挡枪,朱元璋鄙陋发育

3

前史上的朱元璋,比倚天书中所写如同还要窘迫,年少青年遭受了许多不幸。当时濠州水旱灾害频发,朱元璋的父亲,大哥以及母亲先后去世,朱投靠寺院,做过行童和尚,也曾四处云游乞讨,正是被许多网友所说的“局势一个碗”。

而朱元璋在外云游的时分,也正是元末农民起义如火如荼的时期,各地义军以“复宋”、“弥勒下生,为当世主”为标语,以白莲教和明教等宗教名义为呼唤,割据城郭、纵横全国。后来,朱元璋加入了郭子兴的部队,成为起义军部将,敞开了自己的作业。郭子兴是白莲教徒,相传仍是白莲教大佬韩山童的“门弟子”,义军中人也多笃信白莲教和明教,是烧香拜佛的“ 香军 ”。当时江淮间的民众,也多是白莲教和明教的信徒。

朱元璋在脱离郭子兴出来单作后,灵敏学会了运用宗教的资源与力气。当时,有稠密白莲教色彩的韩宋政权雄踞华夏、四方响应。韩宋的皇帝韩林儿,是白莲教大佬韩山童的儿子,被称为“小明王”,被教众认为他是“明王诞生”的应验,又自称大宋之后,既有家世渊源,又有大义支撑,算得上是朱元璋的“教主”。而朱元璋作业却刚刚起步,势单力薄。他认为韩宋家大业大,可以依托,便一贯打着尊奉“小明王”的旗号,借此获得当地教众们的认可,还不断地接受韩林儿的封爵,以前进自己的方位。

1355年,郭子兴死后,朱元璋接受了小明王给他封爵的“左副元帅”;次年,朱元璋强占集庆,改称应天府,又接受小明王颁布的江南行省平章政事和枢密院同签枢密的官职,方位威望和实力不断上升。在北方的韩宋政权与元军血战时,朱元璋瞅准机遇灵敏自和州渡江,攻取太平路(安微当涂),作业更上一层楼,在郭子兴的子侄都元帅郭天叙、右副元帅张天祐战死后,他得以自任大元帅,总算迎来了作业榜首个小巅峰。

朱元璋建政应天往后,继续尊奉这个韩宋的“韩教主”,以撮合红巾军,让他们在北边帮自己挡着元朝的铁枪,自己则在江南冷静布局,他选用名儒朱升所献“高筑墙、广积粮、缓称王”的战略,来迎合民意,又把自己的江南根据地整理得非常安靖。后世论史,都认为韩宋在前方挡枪,对朱明的树建功不可没。

胡元非我族类,重以庚申不君,水深火热。韩氏父子、君臣起义,呼唤全国,全国云合响应。群雄并争,不谋而同。然当是时,据河南,荡山东,躏赵、魏,跞上都,入辽东,略关西,下江南,大概尽宋之将帅,不谓之我国之汤、武不可也。天命有德,真人龙兴,定鼎建业,处汉、吴二强寇之间,东西扫荡,冷静指挥。元之不能以匹马、只轮临江左者,以有宋为捍蔽也。韩氏君臣非特有功于我国,其亦大有功于我明也乎!

——《国初群雄事略》

给朱元璋挡枪近十年

1363年,韩宋政权屡次被元军所败,韩林儿这个教主彻底失势,困守安丰。效果张士诚部将吕珍侵犯安丰,朱元璋当时认为,若安丰失守,应天也将失掉屏障,所以亲自驰援安丰,为教主护了一次法。但在此之后,朱元璋将韩林儿移至滁州,从此小明王已不能预闻军政。旧日教主,已成笼中之鸟,但是韩宋政权名号还在,“韩教主”的声威也在,所以朱元璋仍是继续打着这位教主的旗号。

1364年,李善长、徐达等以朱元璋“积德行善日隆,屡表劝进……固请不已”,朱元璋仍是沉住气,虽然即吴王位,设置了百官,但名义上仍用“皇帝(小明王)圣旨,吴王令旨”指挥若定。

直到1366年,朱元璋已雄据江左,枭雄之业已成,他总算要对宗教和早年的“教众与教主”下手了。

朱元璋以怨报德,不知恩义

在创业之初尊奉小明王,使朱元璋深刻地知道到了宗教的力气,而此刻他也了解,他的作业行已成气候,而白莲教、明教之类的宗教招牌,已是他最大的阻碍。所以他眉头一皱,决断不知恩义,与早年的宗教联络割裂。

当年5月,朱元璋在出名的讨张士诚檄文中,初步撇清自己联络,明晰侵犯白莲教和明教,将其定义为“烧香党”,斥其为“妖言”、“妖术”。

愚民误中妖术,不解偈言之妄诞,酷信弥勒之真有,冀其治世,以甦其苦,聚为烧香之党,根据汝颖,延伸河洛。妖言既行,凶谋遂逞,焚荡城郭,杀戮士夫,茶毒生灵,无端万状。

朱元璋一同揭露扯谎,全盘否认了自己长期尊奉“小明王” 的实际,彻底将自己的功业和宗教切开开来,自称:

予(我)本濠梁之民,初列行伍,渐至提兵。灼见妖言不能成事,又度胡运难与建功。遂引兵渡江。赖六合先人之灵,及将相之力,一鼓而有江左,再战而定浙东。

同年十二月,朱元璋的“前教主”,小明王韩林儿也不明不白地死了,至此朱元璋再无任何阻挠。1368年,朱正式即皇帝位,改元洪武,定国号为明。

在明朝立国后,朱元璋对白莲教 、明教之类宗教组织,更是采用阻止与镇压政策。因为朱元璋是个内行的人,他尝过甜头,知道这些宗教的威力,假设自己管理得欠好,群众必定还会对“明王诞生”、“弥勒佛诞生”这样的预言抱有热望,凡是有星星之火,总会有数不尽的“张教主”、“韩教主”跳出来,与自己为难。所以他抉择不惜全部代价,把这坛“熊熊圣火”给彻底熄掉。

1370年 ,朱元璋发布“禁淫祠”诏书,规矩“不许塑画天神地祗,及白莲社、明尊教、白云宗,巫觋、扶鸾、祷圣、书符、咒水诸术,并加阻止。庶几左道不兴,民无惑志。”

这往后,朱元璋修订《大明律》,更以法则的方法将白莲教、明尊教等,列为“左道”。

凡师巫假借邪神,书符咒水,扶鸾祷圣,自号端公太保师婆,及妄称弥勒佛、白莲社、明尊教、白云宗等会,一应左道乱正之术,或躲藏图像,烧香集众,夜聚晓散,佯修善事。煽惑公民,为首者绞,为从者各杖一百,流三千里。

此令一下,放眼整个明初,朱元璋关于这些教徒毫不手软,直杀得人头滚滚(大司马按:岂止对教徒,只需是人,除掉自己子孙和单个老友,朱元璋都不手软)。民间凡是有“称弥勒佛者”、有“聚众烧香者”,有“敢藏妖书者”,都派军捕杀,或许“送京师诛之”。

杀教徒只是开胃菜算了

做完这些事,朱元璋长舒一口气,心道:“张无忌,永别了!”谁曾想,整个明初,仍是起义不断,终究终明一朝,也没彻底处理这些问题。

前史总是幽默的,宋太祖赵匡胤是武人,但他偏偏最忌惮的便是武人;明太祖朱元璋起于“香军”,改日思夜想的却是除掉这些宗教实力,他们惧怕有人仿照了自己。所以说,与其说朱元璋终身都在防备张无忌,实则是更怕有人学成了朱元璋。

标签:

1.【贵州新闻网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,贵州新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贵州新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【贵州新闻网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贵州新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编辑推荐
  • A股主要股指全线飘红中小创

  • 北京将对个人信用评价打分定

  • 中超16强主帅全部落位重视青

  • 男举升华思想攀高峰4399功夫

  • 常馨月历经风雨跳上平昌该隐

  • 新疆主帅技术台有问题,但坚

  • 逆转上港斯帅才有续约恒大的

  • 国际篮联三对三世界巡回赛全

  • 补时遭亿利绝杀申花主场饮恨